楠木青城

【方应看】书信三封(三)

一、

昨夜梦中没有见你。

许是银骨炭烧的太旺,惊醒时觉得后背黏腻,才后知后觉里衣被汗打湿。我已经忘记梦中见了什么,但是睁眼的一瞬还有莫名的心悸久久不散。

世人所知的方应看,阴险狡诈、居心叵测,若他们知道我也会夜里梦魇还不乐开了花。你知道,我从不在意凡夫俗子的三言两语,他们说得喉咙破血也不能左右我何,但是你不同。

或许因为你不知是否承得起我热忱的感情,所以不入我梦中,但我想让你知道,既然你招惹了我,便不可能让你轻易逃离。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方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看


二、

知道你这笨蛋总做些傻事,老大不小的姑娘,走路平地摔,半夜踢被子,诸如此类,啼笑皆非,拦都拦不住,像个三岁孩童。

空花阳焰有你一份儿,灼见真知你讲得不少,我并不讨厌,这种事,这种话,我还想见更多,听更多。

我不想让你改变,我想守护的不过是赤诚本心。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方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看


三、

近日与你谈话,总是要等个发呆愣神儿的时间,才能得到句回复,莫不是神通侯府待得舒服,导致了这人是越活越回去,小精明鬼变成了个傻瓜?

可这小傻瓜一谈作画就来了兴致,挥着画笔就要勾线。怎么,是我方应看不够吸引你?这种热情一半儿都不肯分给我?

彭尖说你惜指失掌,你是不自知。

若你对待画作一般对待了别人,我有的是主意让他长眠,可这,我没法阻止,毕竟扼杀你唯一的长处后的连锁反应我还真有些想不到。

所以,为了能保住你那点一技之长做个好好先生,还得多花点时间对付我。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方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看





方应看给的最后三封信啦!比心

【方应看】书信三封(二)

一、

看你这两天夜里点灯偷偷在纸上写写画画,还以为你又有了作画的主意,特意寻了上等孔雀石蚌化石这类,准备让人给你磨个颜料出来。

后来下人告诉我说,你天天在纸上只是写了美食画了路线图,甚至还有闻所未闻的…汉堡?

古灵精怪的点子真是多。你想吃的东西,不出三天我便能给你放桌子上,何必大费周章亲自探路,到时候还不是要本侯爷陪着看着。

你要去的地方,想品尝的东西,我也有几分好奇,究竟是什么吸引你不顾颠簸?

你要去,我当然不拦着,我会陪你去你想去的地方,哪怕有天你说想在广寒宫走一圈儿,我也能陪着你在月亮上云游一遭,毕竟这世上,没有我方应看办不成的事。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方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看

二、

上次你写到“想吃的东西”已经放在几案上了,府里设了小厨房,想吃什么尽管招呼一声,要出府寻,别跑得太远。

并不是限制你的自由,以你惹麻烦的能力,我的确放心不下你。

若你一声不吭就去远游,便是把整个中原掘地三尺,我也不会放你独行。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方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看

三、

昨夜有只馋猫儿,饭后一口气喝了两大碗糖水和一大碗冰雪冷元子,搞的自己半夜爬起来如厕不知多少次,今早一看变得面黄肌瘦,毛都没有以前顺了,你说可笑不可笑。

看见点东西拼了命往前面凑,莫不成是本侯爷把她饿着了?不知道的以为我堂堂神通侯府连她都养不起。

要吃东西就得有个度,超过自己能力范围别去强求,肚子里塞不进去等明日,吃食多的是,人儿可只有一个,这么简单的道理只有三岁孩童还不知。

你要知道知道自己的能力底线在何处,才好让我放心,我不怕自己受了什么伤,我只怕你有恙,即使是点小事,足以让我后怕。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方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看




系列二迅速出炉啦,第一篇的时候是第一次得到那么多热度,真的有被惊到了,第二篇全部都是和吃吃吃有关,文笔拙劣希望大家看的开心,啾咪~

阿旅:想吃的东西

鲅鱼水饺
皮蛋瘦肉粥
番茄牛腩
部队火锅
鳗鱼饭
鸡翅包饭
栗子饭
汉堡炸鸡
快乐肥宅水

想想就觉得好幸福!

方应看:怎么写了那么多奇怪的东西?

阿旅:这是从家…从一个很远的地方才有的食物,因为很久都没吃过了,所以很怀念!

阿旅:如果你要尝尝的话,本女侠不介意为你下厨!

方应看:你做的东西,便是难以入口,我也不会拂你的面子,吃得干干净净。

阿旅:方应看!又取笑我!

方应看:这哪是取笑,难道我只尝一口再不动筷你才满意?

阿旅:那可不行。

方应看:这不行,那不行,你要怎样才满意?

阿旅:你得真心实意吃得开心才行!

方应看:那你做吧,不管你做什么,我都会开心。

【方应看】书信三封

一、


你总抱怨不写信,你我如此相近,需信传达情谊?


近日汴京凉雨瑟瑟且已立冬,姑娘们都挑着灯火为爱人缝衣裳,我知道你那双笨手绣不出来像样的图案,定不会与众人同,估计早早灭烛休息了。


这样也好,不必让我为你生病忧心。


但你倘若绣个小件儿,我也乐意把它天天带在身上。
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方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看








二、


比起来把事情都憋在心里,我更喜欢你用直白的方式告诉我,今日冷,今日饿,今日累,今日努力。


不是说我不想自己去察觉,只是想逐新趣异听你这笨女人叽叽喳喳,真不知道你这张口怎么把一丁点儿小事讲得海沸江翻,大张其事的。


我从不吝啬在你身上的时间,你讲多久都没关系,最好讲到日出到日落,讲他无数个四季更迭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方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看








三、


若你开心,天天写封信又不是难事,只是不懂你的这种癖好。


人就在你身边放着不管,偏偏去在意人写的信,岂不是本末倒置了?若你真要收藏那也好办,想看就亲自来铺纸磨墨,在旁边看着我为你书的一字一句,记在脑子里。


即便是仔细封藏,常拿出来翻看,纸也会因时间推移变得生脆泛黄。而你正巧幸运,在你的记忆中,我不会与信一样脆弱,只有一点相同的是,你会见证这两者被岁月蹉跎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方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看










写不出来小侯爷炫酷狂拽的语气,笔力还需磨练,图一乐啦,么啾。


第二次尝试厚涂
还是应该叫伪厚涂?
(…)

白起生日时候摸了张大头忘了放上来

瞎瘠薄上色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果然希望有人能带带我…马克笔还是不会玩呜呜呜呜呜

5.5已经过了…!!!!
呜呜呜生日快乐,临摹了一张qwq
因为不会上色…
马克笔又不融色…
不过还好海贼风格硬能驾驭的住